Insert title here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資訊>>山東
我的姥姥
發佈人:系統管理員      信息來源:舜網      發佈日期:2021-06-30 08:54:34      瀏覽次數:7440次

我的姥姥於文連生於1924年2月4日,陰曆是豬年的大年三十。我們常開玩笑説她是最小的豬,實事是她是家裏的最長壽的人。

昨天下午媽媽來短信説:姥姥昨天去世了,我的淚水瞬間決堤。突然想起,前年秋天,在那個秋高氣爽的國慶期間,在家裏,我給她拍的最後一張照片的模樣,那個收拾的乾乾淨淨的駝背的老太太走了,再也不會柔聲細語跟我絮叨了。

我的姥姥

(1990年秋,姥爺姥姥和我)

沒有見過姥姥年輕時的照片,她也沒留下青春年華時意氣風發的模樣給我們後人看。可能這也是敵後工作的需要,儘量避免留下痕跡。我印象中最早有她的照片,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拍的,那時候她六十多歲,姥爺還健在,我大概六七歲。照片中的姥姥個子高挑,坐的筆直,她把自己收拾得很利索,齊耳的短髮別在耳後,眉宇間看得出她年輕時一定是個美女。  

在上個世紀40年代那個戰火紛飛的日子,瓜子臉、高鼻樑、雙眼皮、大眼睛、身高一米七的漂亮的姥姥積極投身革命。在她十八歲的時候,在抗日戰爭最艱難的時候,她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一直在敵後做婦女工作。  

姥姥從來沒有跟我們小輩説過她年輕時候的事,所有關於她的事,有時候是從姥爺於富貴(一名同樣在抗戰最艱難時候入黨、做敵後工作的老黨員),或者後來是子女親身經歷拼湊起來的。用拋頭顱、灑熱血來形容他們那代人,我想絕不為過。作為經歷過殘酷戰爭洗禮的老黨員,姥姥和姥爺口風特別嚴,從來不多説一句話,堅決保守黨的祕密。所以關於他們年輕時候的事,對我們後輩而言所知極其有限。他們到底為革命做了哪些事,盡了哪些力,我們一無所知。他們也守口如瓶,你也別想從他們嘴裏得到任何消息。那隻言片語也是上世紀90年代後,在改革開放後的和平環境下有時通過語境透露的,這已經是格外開恩了。

通過姥姥的孩子們的親身經歷,我們知道,那時候,姥姥姥爺真的是為了黨的事業,為了新中國的成立和建設默默奉獻,從來不提任何個人要求,也沒有一句抱怨。他們在任何的時候都相信黨,相信組織,相信組織的安排。連姥姥的婚姻都是服從組織安排,為了革命工作而結合。  

姥姥和姥爺都一米七多的個子,因很少顧及家庭和子女,所以,孩子們卻都長得不高,而且身體不太好。1949年解放戰爭後期,因革命工作需要,姥爺準備隨部隊南下,接手被解放地方的後方工作,都做好了與姥姥分別和把孩子送人的安排,後來接到通知繼續留下工作,這才留在地方。媽媽説,姥爺生前做過界石鎮黨委書記、人民銀行主任,最後在縣氣象局退休。姥爺沒在任何單位要過一套房子,姥爺的家一直在葛家鎮池水頭村的姥姥家。姥爺的家人都過世了,什麼原因,沒人知道,只知道姥爺的老家在其他村,哪個村,不知道。我想,像姥爺這樣無家可歸而又處處為家的共產黨員一定有很多。

我的姥姥

  (1990年秋,姥爺姥姥與爸媽)

我小時候根本不知道姥姥姥爺很早就參加革命,一直以為姥姥姥爺就是普通農民。因為在我的印象中,姥姥姥爺跟所有樸實的村民一樣都住在村裏,姥姥姥爺的房子跟其他村民的房子連在一起,姥姥姥爺跟其他村民一樣,自己種菜、挑水、掏糞、餵雞、趕集……,我沒看出來他跟其他村民有什麼區別。如果説有不同,那就是:別的村民家都有地,而姥姥姥爺家沒有地,我很奇怪姥姥姥爺為什麼不種地,後來才知道原來姥姥姥爺很早就參加革命工作了。  

即使後來姥姥九十歲了,上年紀後腦袋糊塗了,她不認識孩子們了,但是她依然掛念她的組織。我記得快九十歲的姥姥問我爸爸:她跟着孩子們住,她的組織關係還在村裏嗎?她叮囑我爸去村裏的時候一定要保存好她的黨組織關係。這就是那代人的覺悟。革命的勝利、新中國的成立、國家的強大,我們現在的來之不易的幸福生活也正是由那麼多像姥姥姥爺這樣舍小家、為大家的人不斷努力無私奉獻才取得的。  

1997年夏天,姥爺離去的悲傷,讓姥姥在姥爺墳前突發腦溢血昏厥,多虧搶救及時才沒留下嚴重的後遺症。也是從那時候,姥姥開始在孩子們家輪流住,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她開始覺得孤獨。離開了熟悉的環境,兒女們都上班,白天只有她一個人在家。  

姥爺離世前,姥姥最喜歡串門、去河邊洗衣服。姥姥串門有特點,喜歡在吃飯的時候進行。大家準備一起吃飯,最後發現她不在,姥爺輕描淡寫來一句:肯定去串門了,不要管了,等我們吃完,你媽就回來了。姥爺離世後,在孩子們家,因為各種因素限制,也怕給孩子們添麻煩,她很少出門。在我家輪住的時候,當夏秋兩季氣候適宜的時候,媽媽怕她悶,每天會把她送到樓下讓她跟老太太老頭們一起作伴閒聊。大部分的時候,她只是坐在一旁一言不發,微笑地聽別人説。  

有一次,媽媽把她送下樓,一直不見她回來,後來媽媽出去找,發現她坐在石階那,問她為什麼不回家?她説我忘了家在哪了,只好坐在那等。可能就是從那起,姥姥的腦袋開始出現糊塗的症狀,那時候她八十多了。  

姥姥這輩子最發怵做飯,姥爺在的時候,在我印象中,姥姥家的食櫃裏永恆的有幾壇糖醋蒜和芹菜花生米這樣的鹹菜,每次吃飯挖一碟出來。印象中的姥爺特別嚴肅,經常一言不發,吃着小鹹菜,拿出一個小酒盅,自斟自飲。有時候爸爸帶着新鮮的魚和其他東西去看他們,吃完飯臨走了,魚還在水井旁放着沒動,因為姥姥打怵做魚。  

記得我6歲時爸媽忙着工作,把我從城裏送到鄉下姥姥姥爺家讀小學一年。那時候的我特別調皮,整個一個假小子,下河摸魚,上山爬樹,農田裏亂蹦亂跳,帶着外甥搞惡作劇,每天把自己弄得髒兮兮像個小花貓。經常到吃飯的時候,不見人,被姥姥四處找,最後捉住拎回家。現在回想起來,姥姥拎我回去,她訓我的樣子,覺得好温馨,那真是段快樂的時光。後來因為上學等各種原因,去姥姥那的時間少了很多很多,依稀記得大概每年暑假和過年能回去兩次。但是,那段美好的時光已永遠留在我的記憶中。那時候的姥姥雖然已經六十六七了,但在我能記事的印象中是她最年輕的時候,高高的個子,整個人收拾的很利索,齊耳的短髮別在耳後。  

姥姥這輩子,直到離世前眼不花,耳不背。姥爺離世後,由於跟孩子們住,她開始喜歡做針線活,到處收集我們的穿過帶破洞的襪子補。我記得有一次,我的一隻襪子破了個洞,她在洞那裏攀線,繡出很漂亮的花。但是後來,隨着她年齡的增大,最近兩年她已經忘記她曾經會繡那麼漂亮的花了。  

在生命中最後的五年,姥姥變得越來越老頑童。經常會拿着她曾外孫的玩具在那玩,腦袋犯迷糊的時候,她大半夜拿着撥浪鼓波浪不停,弄得家人無法睡覺,姨們只能半夜爬起來沒收她的玩具,順便數落她幾句,她會像個犯錯的孩子一樣默默不作聲。  

姥姥喜歡做針線活,後來腦袋越來越糊塗,總是忘記收針,她經常把針別在袖口,紮了二姨好幾次。二姨一生氣把針沒收了。姥姥像個孩子似的委屈地哭了,一直到我家輪住的時候還悶悶不樂,媽媽看她一直不開心,問清楚事情原由後考慮到她的心情又允許她拿針。聽到自己又可以拿針了,姥姥就像孩子得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開心了好多天。  

白天洗好了水果,放在她面前,問她吃不吃,她總是説不要。等人一走開,她會悄悄一會吃一個或者一塊,爸爸經常拿這個來逗她,她也會像個孩子般靦腆地咧嘴笑。  

在生命的最後的兩年,姥姥已經不認識自己的孩子們了。她會叫爸爸大兄弟,説媽媽是做飯的,喊姨是老太太。在她印象中,我永遠是十七八歲在上學。我工作後,每逢過年,我會像我小時候,她給我壓歲錢一樣給她壓歲錢,她會像孩子一樣收到錢滿足地咧着嘴笑,小心翼翼把錢放進乾淨的手絹裏包起來,閒着的時候拿出來看看摸摸。結果,有一次我給她的壓歲錢,她不小心玩丟了,她竟然着急上火起來,坐立不安,到處找。還好爸爸機智地找出一張毛爺爺放在書中夾着,安慰她把錢放在書裏,是她忘記了,她才像個孩子似的安心了。  

慢慢地,她越來越無法走路,起身的時候需要有人攙着。最近兩年,她生活已經完全不能自理了,需要人照顧。半夜她睡不着,就不停呼喊,讓媽媽和姨很辛苦。我最後一次看她是今年過年的時候,大年三十,我們給她買了生日蛋糕,給她帶上皇冠。我發現她的飯量小了很多,瘦骨如柴,那麼高的個子才八十幾斤。我知道她是自然衰老。可是,現在她走了,我仍是忍不住大哭幾場。想起我小時候她找我回家的場景,想起她以前趁我熟睡時,半夜老替我蓋被子把我弄醒的場景,想起她上年紀後,我給她洗澡,督促她飯後吃藥的場景……還是有很多不捨。  

淚水中,我眼前浮現出我小時候她的樣子,齊耳的秀髮別在耳後,高高的個子,走得飛快。姥姥,這次您是去找組織了吧,在另一個世界,您跟姥爺團圓了,祝福您一路走好。(此文寫於2015年5月6日,近期做過修改。謹以此文紀念我的姥姥和眾多為新中國革命和建設默默奉獻的先輩們。)

原標題:我的姥姥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返回首頁
更多新聞,歡迎掃描上方二維碼關注百靈網官方微信(beelink1998515)
您看完此新聞的心情是
點贊有0人與您觀點相同
熱點專題
熱點新聞
Insert titl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