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ert title here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資訊>>山東
理上網來|中央強調的這個“指揮棒”,山東如何抓牢用好
發佈人:黎明      信息來源:人民網      發佈日期:2021-06-08 11:24:04      瀏覽次數:18390次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深改委第十九次會議重要講話中強調,加快實現科技自立自強,要用好科技成果評價這個指揮棒,遵循科技創新規律,堅持正確的科技成果評價導向,激發科技人員積極性。

山東作為經濟大省,在推動科技創新、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過程中,始終高度重視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機制,形成了一系列制度成果、實踐成果,有效激發了科研人員積極性,但也存在一些短板和不足。接下來應積極貫徹落實中央部署,結合地方實際,堅持問題導向和目標導向相結合,大膽創新,補短板、強弱項,加快推動形成科學有效的科技成果評價體系,進一步增強科技創新活力和成效。

分類評價、“五權下放”

近年來,山東在深化科技評價制度改革、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機制方面,勇於創新、積極探索,取得了一些階段性成果,形成了鼓勵科技人員探索創新、科技創新成果不斷湧現的生動局面。

積極推動形成不同類別科技成果評價標準。對政府確定的科技項目,按照成果類別實行不同評價標準,確保科技項目達到預期效果。對於基礎研究類成果評價,山東《關於進一步加強基礎科學研究的實施意見》強調,完善基礎研究評價機制,區分自由探索類、目標導向類項目,實行不同重點考核內容。對應用類成果,主要評價技術成果的創造性、先進性和成熟程度,是否完成合同或計劃任務書要求的任務等。

基本構建起政府、社會組織、企業、投融資機構等共同參與的多元評價體系。選擇哪些評價主體來進行科技成果評價,主要由科技項目確定主體來決定。對於政府確定的科技項目,當前主要由政府部門組織相關專家進行評議,或通過政府購買服務委託第三方機構組織實施。對於高校、企業等自主確定的科技項目,由企業、高校決定哪家機構來進行科技成果評價。積極培育發展第三方科技成果評價機構,湧現出一批具有影響力的評價機構,如青島建立了“政府、行業、評價機構和科技評估師”四位一體的評價體系,近5年累計完成評價項目2422項。

基本形成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的支撐保障。《山東省區域科技創新能力評估報告2020》顯示,2019年全省每億元GDP登記技術合同成交額162.13億元,同比增長44.69%;年登記技術合同成交額1152.21億元,居全國第8位。

政策支撐方面,出台了《關於進一步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實施意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條例》,2020年從省屬高校、科研院所中遴選8家單位組織開展科技成果轉化綜合試點,深化省屬科研院所改革,推動研發機構設置權、人才招聘權、職稱評審權、內部薪酬分配權、科技成果轉化收益處置權“五權下放”。

平台支撐方面,大力培育創新創業共同體,建立科技成果轉化服務平台,推動科技創新成果供需有效對接,一些高校、科研院所建立專門的科技創新成果轉化服務機構,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

資金支撐方面,設立科技成果轉化發展基金,建立科技成果轉化風險分擔機制,加強對科技成果轉化的資金扶持。山東省設立1億元省級科技成果轉化貸款風險補償資金,僅2020年第四季度就為634家科技型中小企業提供了747筆科技成果轉化貸款,授信378435.59萬元。

評價考核支撐方面,積極構建與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相適應的人才評價、機構績效考核體系,持續深入開展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三評”,努力克服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歷、唯獎項等傾向,將科技成果轉化產業化收益納入對高校、科研院所考核評價範疇,激發科研人員及所在機構開展科技成果轉化的積極性。



建立鼓勵科研人員科技創新的獎勵扶持體系。一方面改革完善科技成果獎勵體系。如在省科技進步獎中設置“產業突出貢獻”類項目,對技術達到全球領先水平、形成名牌產品、實現國產化替代或突破技術壁壘進入國際市場、市場份額(技術推廣)和產業化績效在國內同行業中排名前列的標誌性科技成果,可直接提名省科技進步一等獎。

另一方面,讓科研人員能夠從科技創新活動中獲得經濟報酬。山東省相關政策明確規定,支持科研人員通過技術開發、技術轉讓、技術諮詢、技術服務等活動獲得合理報酬,實現收入增長,並且規定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收入用於人員獎勵的部分,計入單位當年工資總額,不受單位當年工資總額限制,不納入單位工資總額基數。

鼓勵高校、科研院所設立專門的科技成果轉化崗位,允許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機構按不低於10%的比例從科技成果轉讓淨收入中提取績效獎勵資金。《山東省區域科技創新能力評估報告2020》顯示,2019年全省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平均工資達到10.38萬元,高於社會平均工資2.24萬元,同比增長10.82%,增速高於全國2.62個百分點。

“破四唯”,根除請託行為、急功近利等現象

客觀來看,山東省科技評價工作雖取得積極進展,但仍有較大改進空間,其中既有相關政策不完善不健全的問題,也有現有政策規定落實不到位的問題。

分類評價體系有待健全。一是評價標準較粗。以基礎研究類科技成果評價標準為例,儘管山東省提出對自由探索類項目重點評價提出和解決重大科學問題的原創能力、成果的科學價值、學術水平與貢獻及影響等,對目標導向類項目主要評價解決重大科學問題的效能和作用,但具體細化標準尚未出台,很難落到實處。

二是評價內容不夠全面。以應用類成果為例,主要評價經濟、科技方面效益,社會效益關注不夠,文化效益基本不予考慮。

三是沒有分門別類確定評價標準。基礎研究、應用研究、技術開發等不同種類成果評價標準大同小異,也沒有確定不同專業領域的評價標準。

評價方式有待改進。總體上看,對於政府確定的科技項目,尚未建立其科技成果市場導向評估體系。

科技成果評價往往看論文、專利數量,尤其是基礎研究類科技成果評價,傾向於以發表論文、領導批示為評價標準,對於研究成果的實踐效果關注不夠。實際情況是,論文發表級別並不能真正代表科技成果的創新程度,權威學術期刊的一些論文也不一定有助於解決“卡脖子”技術問題。

同時,同行評價難以避免人情因素,有時影響評價結果的客觀公正。儘管國家出台政策嚴厲打擊科學技術評審工作中的請託行為,但徹底根治科技成果評價中的不正之風,仍有待時日。有些評審專家,對參與評審的科技成果專業領域並不熟悉,也影響了評價的有效性。需要指出的是,由於尚未實現對科研人員的分類評價,導致各類人才仍普遍以論文、獎項為標準,使得科技成果評價普遍側重論文級別、同行評價,而輕市場評價、社會評價。



急功近利現象仍有所存在。一般情況下,對於科技項目的成果評價,往往因科技項目結題而終止,很少評估科技成果的長遠實際效果。而且,一些科技成果雖然經長期實踐檢驗影響明顯,但由於項目或課題早已完成,往往不再進行獎勵。從高校、科研院所的角度看,儘管有關政策要求對科技人才合理確定評價週期,鼓勵實行聘期評價,但個別機構對科研人員評價仍注重短期評價。

科研人員往往也以結題為最終目標,並不注重科技成果的長期效益。加之有些高校對科研人員實行聘期制,有論文、項目要求,科研人員會追求短期內出成果、出更多成果,有的甚至將論文拆開發表。

成果轉化政策措施落實不到位。儘管山東省相關政策要求把科技成果轉化成效納入高校考核,但總體而言,高校對科技創新重視程度有待提高。

2019年,全省高校基礎研究經費支出不足全省研發經費的1.75%。對科研人員的評價仍偏重學術評價,儘管大力開展了“破四唯”行動,但“唯論文”“唯課題”等情況仍廣泛存在。

高校尚未普遍設置技術經理人和成果轉化機構,有的雖然設置了專門機構,但未建立市場化運行機制,成果轉化專業化水平有待提高。需要強調的是,一些高校仍熱衷於成為學術型、綜合性、研究型大學,對嚮應用型高校轉軌積極性不高,影響了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的工作成效。

激勵機制有待健全。儘管山東省明確要求高校、科研院所制定科技成果轉化收益分配實施辦法,但一些高校、科研院所並沒有出台具體實施辦法,有的高校雖然出台了相關規定,但過於原則、缺乏可操作性。而且,科技成果轉化獲取收益並非輕而易舉,科研人員工資水平也有待提高。2019年,全省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平均工資水平未達到全國該行業平均水平,鼓勵創新、寬容失敗等政策在實際運行中也較難得到落實。

解決好“評什麼”“誰來評”“怎麼評”“怎麼用”等問題

完善科技成果評價機制,切實發揮“指揮棒”作用,關鍵要解決好“評什麼”“誰來評”“怎麼評”“怎麼用”的問題。

解決好“評什麼”問題。要細化評價標準,增強評價標準的科學性、可操作性。同時拓展評價內容,在對經濟、科技、社會、生態等方面影響評價的同時,納入文化影響評價。對於基礎研究類成果,注重原創性評價,以推動解決“卡脖子”技術;應用類科技成果,可圍繞新舊動能轉換,逐步建立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能源新材料、智慧海洋、醫養健康、綠色化工、現代高效農業等分領域評價指標體系,推動科技創新與經濟發展深度融合。

解決好“誰來評”問題。無論基礎研究類,還是應用研究、技術開發類科技成果,都要堅持市場化評價,讓實踐作為評價科技成果的唯一標準。建議圍繞山東省重點發展的行業產業,組織國內外相關專業頂級專家,對政府確定的重點科技創新項目進行成果評價,基礎類研究成果主要由活躍在科研和生產一線專家進行評價,應用類科技成果主要由生產一線的專家評價。規範引導第三方評價機構發展,確保成果評價工作客觀公正。



解決好“怎麼評”問題。對於正在開展、即將開展的科技項目,要根據科技項目內容、類型等,合理確定評價週期。對需要經過長期努力才能完成的科技項目,要儘量採取中長期科技成果評價。需要着重指出的是,對於已經完成的科技項目進行跟蹤,如其科技成果對經濟社會發展效果明顯,可給予一定的物資獎勵或精神獎勵。總之,要建立對長期效果明顯、具有深遠影響的科技成果進行獎勵的制度,明確獎勵標準,引導已完成科技項目的科研人員,繼續關注其科技成果的實際效果,鼓勵科研人員潛心研究,取得更高質量的科技成果。

解決好“怎麼用”問題。提高科技成果轉化情況在高校、科研院所績效考核中的比重,督促其重視科技成果轉化。引導部分高校積極轉型發展成為應用型大學。鼓勵高校、科研院所儘快普遍設立技術轉移服務機構,並與企業共同建立中試基地,推動科技成果轉化。完善科研人員分類評價體系,健全分類評價標準,形成以創新能力、質量、產業發展貢獻為導向的人才評價體系。在科技成果轉化綜合試點基礎上,儘快在所有高校、科研院所推開成果轉化相關政策。

解決好“有幹勁”問題。一方面要建立健全科技成果轉化收益分配實施細則。督促國有企業、高校、科研院所儘快落實國家及省裏關於科技成果轉化的相關規定,保障科研人員能夠從科技創新中獲得經濟利益。另一方面要建立允許創新失敗的政策措施。鑑於方向難以預測、路徑看不清還處在“無人區”的前沿技術,創新存在失敗風險,要建立具體的寬容失敗的規章制度,為科研人員減輕負擔。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繫。返回首頁
更多新聞,歡迎掃描上方二維碼關注百靈網官方微信(beelink1998515)
您看完此新聞的心情是
點贊有0人與您觀點相同
資訊
熱點專題
熱點新聞
Insert title here